山东男子为父上访 被多次关进精神病院

山东菏泽男子代保贵因父亲就医死亡而上访 3次被送进精神病院 逼食药物等

山东菏泽男子代保贵因父亲就医死亡,而走上上访之路。2018年他被居委会、警方相继三次送进精神病院、逼食药物,共22天。

2018年底,“被精神病”的代保贵将多家医院和当地社区告上法庭,要求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他们不告知我的家属就把我送到精神病院,还强迫我吃大剂量精神类药物,我每次把药丸吞(藏)在舌头下才逃过一劫。”代保贵对大陆媒体表示。

10月29日,代保贵收到起诉最后一家医院的二审判决书。虽然代保贵得以胜诉,但仅获得象征性赔偿。聊城市第四人民医院、菏泽市第三人民医院、定陶康和医院以及定陶区杨店社区居委会,仅需支付100元到2000元不等的误工费、精神损失费。

2001年11月26日,代保贵的父亲在定陶县人民医院去世,代保贵认为医院抢救不及时,多年来四处奔走、投诉,要求做医疗事故鉴定。

2018年1月、3月和5月份,他三次被身份不明人员强行分别送入聊城市第四人民医院、菏泽市第三人民医院和菏泽市定陶康和医院,并被指定为“偏执性精神障碍”。

一份由定陶县公安局委托、山东省安康医院在2002年出具的司法鉴定书显示,这份精神医学鉴定书没有加盖鉴定委员会单位公章,也没有鉴定人亲笔签名,鉴定书上面的名字是“戴保贵”,而非代保贵。

另一份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定医院出具的诊断书则显示,代保贵2008年曾来医院鉴定,结果为“目前精神状态未见异常”。

据代保贵描述,强送人员把他从外地强行带往精神病院,用透明胶带将他绑在座椅上,到医院后,衣服被全部扒光,被逼穿上病号服。

“每天三顿药,都有人在旁边看着,必须喝水吞下去,再张嘴检查有没有藏药。”代保贵称,住院期间,院方强迫他吃大剂量的精神类药物,还被抽取大剂量血液。

代保贵三次被关进精神病院,都无人通知其家属。在菏泽市第三人民医院时,他设法借用电话,才得以通知妻子前来搭救。

代保贵的妻子许女士带着女儿赶往医院,却被工作人员阻拦不让进,说“送他过来人说不让见”。

代保贵表示:“医院、社区至今也没有道歉,如果不是因为住进精神病院,也就不会花时间打官司。”为了还自己清白,他一直在上诉、写报告、找律师,已经一年多没工作,因此他认为医院、社区应该不仅赔偿被关期间的误工费,还要赔偿从出院到起诉时的误工费四万余元。但菏泽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并未采纳。

發佈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