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被黑惡屏蔽的悼念文字

微信是這個世界上最無恥的媒體。因為它背後有一個這世界上最邪惡的政權控制。但它卻是中國人的唯一選擇。我厭惡微信,也知道它竊取我們所有的信息,但是這是我與中國唯一的聯絡方式了。刪除了又安裝,安裝了又刪除。一直感覺被綁架,其實綁架我的是那份無法割裂的親情,以及這些親情後面的無奈和愚蠢。偶然上一次微信,傳來了一個老同學去世消息。所以在微信寫了一個悼念文字,結果這篇悼念文字居然給微信屏蔽了!中共害怕真相,害怕一切它們不喜歡的善良和正義。它們其實就是最陰暗的黑暗動物。
這就是發在微信裡被屏蔽的悼念文字: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我偶然上微信,居然發現頭像被屏蔽了。無意中換了一個燭光的頭像。自己也覺得有點奇怪,為什麼會用這個?也許下意識是要讓黑夜有一點光?卻不料還有悼念在等著我,今天來了一個消息,一個老同學因病離世了。
這個老同學與我有非常深的淵源。我在提籃橋監獄坐牢時,同監區來了一個老同學。他原來是中國最著名的上海第一百貨公司的副總經理,當時在我們同學中是個佼佼者。他是一個偏忠厚的人,不是我這種異見人士,他突然入獄讓我驚訝。我看了他的罪名是受賄一萬多元,判了六年,細看受賄內容,有人送他女兒一個玩具電話,算2000元,一瓶酒算三千。很顯然這就是一個拼湊罪案。而他入獄當天,我們被組織看當天的電視新聞,那個節目叫做「黃浦檢察院的風采」,節目裡說,黃浦檢察院經過百日辛苦查到重大罪案,罪犯楊XX貪污受賄一百多萬。我們這些知道內情的犯人當場笑翻,這個楊某就在我們中間,判決書也只寫了一萬,哪裡來一百多萬?說謊都不打草稿!連在一邊監管的警察也罵牛逼太大了。
其實,他的唯一的罪就是他的職位太重要了。他是中國第一商廈的業務總經理,當時的中國任何商品只要進入上海第一百貨,就會成為全國著名品牌,暢銷全國。所以全中國廠商擠破頭都千方百計要擠入「上海一百」,而這個權力就掌握在這老兄手裡,如果他是個貪污之人,他的權力可以讓他一夜之間成為億萬富翁。可最後連一萬多受賄的數額都是勉強湊出來的。這已經說明了一切!
很多人可以借此發大財,但是這位仁兄不懂以權謀私,還堵了別人貪污受賄道路。所以不把他弄到監獄,別人就得不到這個中國第一商廈業務總經理的位置。這才是他在那個叢林社會裡的真正原罪!其實在中共的監獄裡,這種人我見過好幾個。一個對外服務公司的總經理也是這樣。
他是個有點迂腐的老實人,不太懂監獄的黑暗,所以總是被人欺負。好在他有個不怕死的老同學在身邊,總算是有驚無險。為他,我打過幾次架。還被銬在鐵門上一天一夜。後來也沒人敢欺負他了。
後來我被轉到了寶山監獄,就不知道他的日子怎麼樣了。
再後來聽說他出獄了,找了以前他幫助過的杉杉西服老板,結果人家不認他。恰好杉杉的對頭雅戈爾公司的老闆聽說了,就聘用他擔任了上海分公司的經理。以他的能力和經驗當然幹的風生水起。但是只幹了兩年莫名其妙又被幹掉了。估計原因與坐牢一樣。他是個只懂業務的迂腐呆子,業務再好但不適應黑惡的叢林法則。這在黑勢力橫行的地方就是罪孽。
那以後他只能到處打零工,不久又出現了嚴重的腎病。臨工也找不到了。我再次見到他的時候,他已經吊著尿袋生活了。
我早就戒了煙,但他還抽煙。他告訴我常常連買菸的錢都沒有。所以每次我路過他家附近就會打電話給他,聊幾句給幾百元錢。只是後來我也不得不開始逃亡生活,又是好久不知道他的信息了。直到這次與他已經永隔陰陽。
每次見他我都覺得心痛,因為在他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看到了我們這一代人在一個扭曲的黑惡社會裡的縮影!相比之下我還算幸運,因為我有獠牙,我不怕死不屈服!
嗚呼,天地不仁 以萬物為芻狗!燭光居然無意間點燃,就讓它去照亮黑暗中不幸的人去往天國的路。願因為忠厚而悲哀的生命,在天國不再悲哀!」

戈壁東

發佈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