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铁链女”更惨,東北女生死劫

今天焦点:比“铁链女”更惨!专访中共黑牢幸存者:被扔进男牢,遭群体性侵;非人奴役,几天内头发全白;电击、灌不明药物,六次命悬一线;警察炫耀最高层“内部文件”,竟是“夺命符”!https://www.youtube.com/embed/FQfQblsMoSM?wmode=transparent&wmode=opaque

2022年新年伊始,江苏徐州爆出“铁链女”事件,震惊海内外。这名可怜的女子像牲口一样,被铁链拴著脖子,困在那间幽暗土房里,精神恍惚。她还在那样的处境下,与所谓的“丈夫”生下多个孩子。

这些画面和讯息刺痛许多人的心。人们开始自发地挖掘内幕、讨要真相,希望帮助“铁链女”找回真实身份,送她回家。

同时,外界开始认真思考,是什么导致这样的悲剧发生?为什么“铁链女”被拐卖到当地二十多年了,直到网红去董家“打卡”、发出视频,才偶然被曝光出来?

随着事件的发酵和推进,丰县和徐州当局接连发出了四份自相矛盾的通报。一片质疑声中,江苏省又成立了调查组,声称要“彻底查明事实真相”。但根据爆出的消息,他们调查的第一件事,竟然是谁泄露了董志民的结婚证;同时,线上和线下的封口行动骤然升级,舆论热度被迅速降温。

再到2月23日第五份调查报告出炉,官方再次咬定,“铁链女”就是结婚证上的“杨庆侠”,也就是云南的“小花梅”——即使谁看了照片都说,她们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有大陆网民留言说,“我不是傻子,也不是瞎子”、“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整个国家政府都是不能相信的!”

越来越多人开始意识到,对于这种阳光底下的罪恶,中共的各级官员一路选择了包庇和隐瞒;这个体制,才是行恶者的最大保护伞。

那么,体制之恶究竟能达到什么程度呢?“铁链女”的遭遇让那么多人难以接受,她是当代中国女性被残害的极端案例吗?

很遗憾,答案是否定的。发生在中共黑监狱里的系统性虐待女性事件,更加骇人听闻,只是鲜少被外界知道。普通人不敢想像,一个政权会利用国家暴力机关,故意把女囚扔进男牢房。

今天,我们请到中共黑牢的幸存者尹丽萍女士,请她给我们讲述亲身经历。

【被中共投入男牢房 遭群体性侵】

尹丽萍女士,您好,首先请您介绍一下自己。

尹丽萍:观众朋友们好,主持人好,我叫尹丽萍,我来自中国辽宁,我是2013年从中国大陆逃亡出来的一个法轮功学员

扶摇:您曾经被关进中共的男牢房,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在里面发生了什么?

尹丽萍:送到男牢房这件事情呢,我是2000年1月30号,被转到辽阳教养院,辽阳教养院的那9个月(被逼做)奴工了。在这个奴工非人的迫害下,我没有所谓的“转化”,就是说放弃信仰,要写“三书”:悔过书,然后揭批书,还有什么书我不记得,我也没有写过这些书。

然后它用了各种酷刑,在辽阳教养院用9个月的时间,那种黑天白天不让你睡觉的奴工迫害情况下,我没有妥协。在这个过程当中,它就把我送到了马三家教养院。那时候,马三家教养院在全国已经是一个对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成熟的基地了。

马三家呢,它表面上是“春风化雨”,弄得很冠冕堂皇,里面就是有残酷的迫害。

后来我在马三家经历了很多,就是昼夜不让睡觉,然后各种酷刑:电棍电击、蹲小号什么的、头发剪得乱七八糟的,那人都已经不成样了。

后来在这种情况下,他把我送到就是……我是2001年的4月19号这一天(被)送到男牢房的。最后进到那里边是9个人。到了男牢房以后呢,我才发现那里边就像一个招待所一样,两边对着房间,这边5个那边5个,这不正好10个人嘛,其中有一个人没有去。

当我到了男牢房这个地方的时候,我就听到警察说,“江泽民有令,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已经升级到这分上,我就感觉到生命受到威胁了。那个时候很绝望啊,很恐惧。因为他们完全把我们封闭到这里边,家里人根本不知道(我们被)送到哪里了,一步一步地都到哪了,不知道,家里头。

为什么现在我很同情……我很理解这个“铁链女”啊,她面临的是什么,因为我对这一套太懂了,她完全被封闭到那个环境里面,然后那种无助,想求人家去,如果能把这个消息发出去,那时候要有个信鸽,或者有个什么该多好。

我刚进去的时候就发现,这么一进去是个走廊,走廊两边相对有房间,走廊的尽头(是厕所)。因为我说要去厕所嘛,我们要到厕所去。给我分到第一个房间,第一个房间就已经有4个人,男的,他们是主要负责我的,看管我的。然后呢,其中一个人就把我带到厕所。

厕所边上让我很恐惧的是什么呢,我看到了大概能有二三十个男的,没有二三十也差不多吧,后来就三四十个男的了,从各个房间里出来的,就太多了。当时躺着呢,那大概有二十多个。其中还有他们的背包、生活用品,然后军被铺在地下。

晚上十多点的时候我就已经感到很恐惧了,我就跟我的房间那个人说,我说,“请你离开,请你离开这里。”他说,“离开这里?我们去哪里?”我说,“我要睡觉。”“睡觉?”他说,“没有听说来到这里还睡觉的呢。”当时就这么讲。

后来就是这个僵持状况下,我就听到走廊里……走廊里就有邹贵荣(法轮功学员)的喊话、喊声了,“丽萍啊,丽萍!”那个撕心裂肺地喊。她说,“丽萍啊,丽萍,我们从狼窝又被送到了虎穴,这个政府都在耍流氓了。”

当时我在房间里,然后我听到她的喊叫我就要往出冲,我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在马三家我知道她经历的迫害太多了,然后我就很正常、我没有任何意识到说有人在拦我或者什么,我没有这个意识。我就走到门那块,突然间房间里这4个人就站了起来,就把我拦住了,拦住我就要跟他们撕啊,我要出去,我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

他们就开始对我拳打脚踢,就对我开始打了。后来就从别的房间……因为邹贵荣已经冲到走廊了,她那个屋里边的人就都跟着出来了。我再从我的房间往出冲,就是两个房间里边的人就混到一起了。

当时就上来一个中个头的男的就把我头发薅住对我一顿打,就是这骨头,就是这脑边这骨头当时就打支出来了,我这个脸、脑袋就打晕了,都给我打晕了,我都不知道东南西北了,怎么回事都不知道了,然后对我一顿打。

我最后的印象,我的记忆当中,最后的印象就是他骑在我身上对我脑袋一顿打,这是我看到的最后一个印象。

当我醒来的时候,多长时间醒了我也不知道,我有一段时间没有任何记忆。当我有记忆的时候,我一睁开眼睛,打我这个男的,他已经在我的左边躺着了,我已经在床上了。然后呢,我左边躺了一个男的,我右边躺着一个大概二十左右岁的一个小男孩,二十岁左右小男孩的后边还躺着一个大概二十七八岁、三十岁左右的一个男的。

我的床上就是左边一个男,右边两个男的,然后我看到我床的上方还站着两个男的拿著录像机在给我录像。那个时候我整个人全都崩溃了,那个时候是我对这个国家的彻底的绝望、无望。那个时候,每当……每当我,我去……讲出这一段的时候,真的……(哽咽)我现在好了很多,那时候不知道去怎么形容我当时那种感受,那个感受真的是太痛苦太痛苦了。

就在我迷迷糊糊的状态下,我就感觉到有人在我的身体抚摸也好,脚下有人在挠我的脚心,有人在骂我说,你死了你也得写悔过书,你得转化,然后又挠我脚心的。然后有抚摸我前胸的,有脑袋上边、脚底下,我左边右边还都(有)一群男的,上边还有两个录像,还有个在看录像的,就是边录边看。

那种嘈杂的声音简直就像我在狼窝里一样,后来我的脑子好像就被屏蔽了一样,那个时候我不知道怎么的,好像我的灵魂都出窍了一样,就那种绝望。

后来又在我昏昏迷迷当中,在这种极度的、用任何语言无法表达的这种状态下,我又听到了邹贵荣的呼喊声,就是又听到“这个政府在耍流氓了”什么的。

因为我们在(被)施打的过程,她被拽回去呢,她又往出逃,她不停地在呼喊,我这会儿(那时)就被打,所以这一宿它不会让我们睡觉。然后我那个时候像疯了一样,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起来的,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突破他们,我都不记得了。后来我就记得他们用那个木头……门口有个木头衣架就砸到我的头,我就觉得有股热流流了下来,那个时候已经完全没有生死这个概念了。

我们就冲出了门外。当时我那衣服都被拽了,就是第一次那个平头的男的打我的时候……因为那时候很瘦,劳教所里不让穿带皮带的衣服,所以说我们的衣服都是松紧带的,裤子都是松紧带。那时我的衣服都被拽到脚脖子下边,我的裤子全部都被拽得脱到脚脖子那了,就是被脱到地下了。可以说被他们弄得体无完肤,衣裳都一丝不挂了,被他们连拖带打。

后来发生的就是,他们在性侵我的过程当中,给我录像的这么一个过程,那种绝望。然后听到邹贵荣呼喊我,她在走廊里也在喊,就说,“丽萍啊,丽萍,我们从狼窝又被送到虎穴,这个政府在耍流氓。”不停地这么喊,就在我这种灵魂迷离的状态中,任何嘈杂的声音我好像都听不到了,我就在寻找这个声音,我不停地在脑子里在寻找声音,然后怎么起来的我都不知道,不记得是怎么起来,怎么又跑到门……又砸门上。是他们对我生死无惧的那种(状态的)恐惧呀,还是怎么样我都不知道,我就知道我真的闯到门那,我真的就是出去了,真的和邹贵荣抱在了一起。

那个时候已经没有任何生死的概念了,就是我经历被群体性侵、被录像的这个过程当中对我的打击太大了,事情已经过去二十几年了吧,就是每当……每当回忆起这一段时候,去讲述这一段的时候,我……我的身体……就是现在你要在我身边,你能感觉到我的手还是凉的,那个心还是揪的,就是那种状态,真的是太恐惧了,就是对政府完全没有……

后来我回到家里经常会听到这样的话,就是说:共产党,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到的。这句话对我来说就是太太贴切了,共产党做的事情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做不到的,它竟然能把一个普普通通的一个女人跟男犯人拘押在一起。这个谁能理解呢?

我当时就在那个男牢房里吐血了,然后发烧烧得很厉害,那时候我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奴役 电击 灌药 关禁闭 高分贝噪音折磨】

扶摇:您刚刚谈到中共教养院把您和其他八名法轮功女学员投入男牢房,故意对你们实施群体性侵。那在被关押期间,您还有没有遭到其它酷刑?

尹丽萍:我这边举个例子,我们被送到辽阳教养院的时候,是1999年、2000年的时候。

在那个超强的体力劳动迫害下我吐血了,我就大量地吐血,吐得池子哪都是,人已经虚脱到不行了。白天我们4个人要压8吨的铁条,晚上还要干手工活,我们那个手啊,都磨得没有指纹了,眼睛是血丝,手是血丝,手套还我们都自己买什么的。然后我们就在这种超长的体力劳动情况下,我的身体垮掉了,我头发当时不几天都白了。

扶摇:那在马三家呢?

尹丽萍:我曾经在马三家教养院里边,经历过电刑。就是像针灸一样那个东西,插到你身上。它把那个电直接打到最高点,把你整个所有的肉全都电击到痉挛。然后呢灌食,毁灭性灌食,然后灌不明药物,导致我眼睛暂短地失明。

在蹲禁闭室的时候,用超大音贝的声音来刺激我,后来导致我回到家里我妈看电视我都受不了,我听到一点声音我都受不了,外面有一点动静都受不了,就是在那种极度虚弱极度恐惧的情况下,它放了一些超……把我封闭在5平方米可能都不到,就是那么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面,然后用超音贝的声音来刺激我。

你别想睡觉,你一睡觉的情况下,就是你睡着了,你想那个超音贝的声音有多么的恐惧。在那个时候,人很容易精神就失常了或者怎么样。后来我也是在那里边奄奄一息地被抬出来,我妈妈不停地去找,不停地去找。

我第三次被劳教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我在马三家被关了3个月,那就真的奄奄一息被抬回家,那一次差点就没有活过来。

后来我活过来的一种精神支撑力量就是,我们在沈阳地下监狱(沈阳大北监狱地下犯人医院)里边,邹贵荣还有王杰,我们互相有个约定,就是说我们三个人,如果谁能活着出去,就要把这件事情曝光给全世界,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然后她们两个在这个过程当中相继被迫害离世了。

这个约定一直在支撑着我走下去、活下去,也是这种神奇的力量,这种强大的愿望才支撑我。我六次被奄奄一息抬回家。

【江泽民下令:打死白打死 打死算自杀】

扶摇:那些迫害您的狱警,他们有说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尹丽萍:他说了。有的警察他也会(说),我知道你们好啊,我知道你们是好人,但我们也没有办法呀,这是上指下派。

我就记着在沈新教养院的时候,我已经被迫害得尿失禁了,人已经不行了,他们把我的衣服都扒光了,把我送到禁闭室以后,强行要我穿劳教人员的服装,因为我没有犯法,我一直坚持我没有犯法,我没有做对国家对老百姓对任何一个人有伤害的事,为什么你让我穿劳教犯人的衣服?为什么你要这么做?我就不穿这个,他就把我……让男犯人把我衣服扒光。

扒光我也不穿(劳教服)。他说,好,你不穿,那就给你这么晾著吧。他真这么做,然后把我一丝不挂地关到禁闭室里面,那里有男犯人呢,他们来回走,我就这样抱着胳膊,就蹲在那。

这些警察们为了一碗饭,就是说“我如果不这么做,那我饭碗不就丢了么”。所以说他们明知道你是好人的情况下,他也要这么做。他们也不敢……就是一个盯着一个,他们也不敢去为你去说一句。都是在偷偷地偷偷地说:哎呀,你如果要是怎么样怎么样呢,他说小胳膊拧不过大腿呀,孩子呀,你赶快写个悔过吧,保命啊。这是好的这些警察,他面对正义,他不敢说话。

所以说呢,很多警察,他不知道共产党要怎么样,他也在夹缝当中工作生存,他首先要自保,他说,“我别被人整了。”如果他要是敢正义地说,“尹丽萍你是好人,赶紧把你放了吧。”他不敢说这话。就算我是他亲生女儿,他可能也不敢说这样的话。

后来他把我送到地下监管医院的时候,他(警察)说什么,他说,“尹丽萍,你要死了。”因为他已经意识到我们活的希望不大了,它已经进行到杀人灭口这一步了。

他说,“尹丽萍啊,如果你要是死了,你千万千万别赖我们,你去找江泽民,因为这是江泽民的命令。他说‘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你千万别把这笔账记在我们这儿。”他这么说。现在回过头来可以说,他明知道你们是一群好人的情况下,他在做着这些违背他们自己良心的事情。

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是受害者。现在我看到,包括那些可怜的警察们,现在“八孩铁链女”这件事情,我已经看清楚了这个“铁链女”的危险,就是能走到危险的那一步。这些警察为什么没有一个敢站出来呢?就是这个共产党这个体制,这个体制没有人敢面对正义去说话,说一句真话,这就是中国人活在那个环境里面的悲哀。

【电击女儿 逼母亲看着 “内部文件”曝真相】

扶摇:是,很多警察会说他们是被迫配合中共做这些事,但也有一些是积极参与迫害的,您在之前写的一篇文章中,还提到一个叫王志斌的狱警。

尹丽萍:这个王志斌呢,那是在铁岭教养院的时候。他是管男犯的,他临时调到这个女犯(女监)管我们。然后他说:你今天是新来的,告诉你啊,不许在这炼功,你要在这炼功,我们要怎么样怎么样(施酷刑)……他自己也跟我说了,就在我来的前一天,把她们(女法轮功学员)如何如何了。就是有关禁闭的,有被电棍电击什么的。

这个王志斌,他也是很邪恶一个人。他电击妹妹的时候,(让)姐姐在那看着。其中有朝鲜族的一对母女,(女儿)叫金贞玉,金贞玉的妈妈也姓金,我们叫(她)金姨。那个朝鲜族,她们很单纯的,就不是那么很复杂的人,然后电击金贞玉的时候,(就让)妈妈在旁边看着呢。那电击张艳的时候,那姐姐张华就在旁边看着,好几对都是姐姐妹妹的,他们就做这样的事情。

当我到那去的时候,第二天,他说,他就从桌上就拿了一个……他说,你们法轮功已经被……就是内部文件,他直接就点着这个桌子,他就跟我说:国家已经向我们发了内部文件,就是说,内部文件就是对法轮功已经定性了,定成X教了,对你们“经济上搞垮、名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我亲眼看见了,一条一条他指给我看,我真的看到了那个内部文件。就是他顺手从桌上拿过来的。

他说,你还在那傻呢,就是那意思,你还在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吧,你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说出苦难经历:“我本身就是一个真相”】

扶摇:外界真的很难想像,在中共的黑牢里,到底发生著怎样的罪恶。您以前在中国大陆,也公开说过自己被迫害的经历,但当时没有提到被性侵。

尹丽萍:那时候没有讲,是站在我个人的角度上。就是说,一个是太难以启齿了,我们东北话就是太砢碜了,就是太不好,谁愿意讲我自己被性侵了,谁愿意讲被群体性侵了,然后还被录了像。哪个人愿意讲这件事?甚至我都要回避这件事情,我不可能去提这件事情。

再有一个呢,一旦我在中国讲这个事情,我更可能被杀人灭口了,那种危险……最主要那个时候,我还是没有勇气,那个时候我没有勇气。

扶摇:2016年4月14日,美国国会举行了一场有关中共广泛施行酷刑的听证会,尹丽萍前往作证,揭露了她在中共教养院和“黑监狱”中,因不放弃信仰而遭受的酷刑折磨,尤其是她和其他八名女法轮功学员,曾遭到“群体性侵害”的事实。

尹丽萍女士,是什么促使您后来逃出中国,并且有勇气向外界说出自己的经历?

尹丽萍:后来是什么勇气我能逃亡呢,因为我被放回来以后,被奄奄一息抬回家,……几次被抓捕,然后我就开始收集整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这些案例,我有亲眼见证的,但是还有我没亲眼见证的。

当我搜集这些迫害(案例)的情况下,我发现了对女性的迫害,就是把三把牙刷反过来(绑),插到女学员的阴道里去旋转。还有普通的那些上访的人,她也经历了这样的迫害,就是说把那笤帚,就是打扫卫生那个笤帚,插到她的阴道里。

还有一个就是,就在这本书里面也看到了一个案例。这个人她是大连的,是一个上访者。我看看她的名字……这上写的是用子宫扩张器撑开阴道,用电警棍电击阴道。这个人叫曲美玉。她在这本书上出现的时候是57岁。

当我,就是法轮功学员的,当我去整理这些迫害案例的过程当中,我们当地有个叫……我现在都忘了她的名字了,她牙齿全部被……一个都没有了,在马三家教养院的时候被打的还是被拔的,我不知道。她也是在经历一个……给她关到一个铁笼子里边,大字型给她捆绑上,然后用三个牙刷捆绑上,在她阴道里去旋转。

然后还有女的法轮功学员,就是电棍呢,把乳房电击溃烂;还有我们当地的两个法轮功学员,一个叫崔振寰,是我一个朋友的母亲,被迫害得精神完全失常了;还有开原的法轮功学员,一个朝鲜族,她是2006年到2008年,就2008年奥运会那个阶段,被迫害精神失常。

还有男的法轮功学员,被灌大粪汤,就是把人脑袋浸到粪池里;还有拿水枪,就加油那个水枪啊,插到男人肛门里边去注水,等等。

这一切,我看到这一切……在我经历的、见证的,我亲眼看到的这些迫害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更加残酷的迫害,在我整理这些迫害(案例)的过程当中,我发现了有三十多个法轮功学员关押在马三家被迫害精神失常的,等等这一系列。

那个时候我就不能再考虑我个人,说,“哎呀,我要讲出来这件事有多难堪,我的同学要看到了,哎呀,谁谁谁被群体性侵害了,被怎么样怎么样了,然后我的孩子怎么样……”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所以说当我越搜集整理,加上我自己的经历,全家流离失所的,整个这个过程当中,我再也不能因为我的……这不是我的耻辱了,而是这个国家的耻辱了,这个政权的耻辱了。后来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就有这个勇气走到……一是我要曝光这件事情,这个政府这个流氓行为,然后我还要完成我们三个人的那个意愿,就是说我们……那两个(邹贵荣、王杰)已经死了,就剩我一个人,我还有自己亲身见证的这一切。

所以说我本身就是一个真相,那么我为什么不去把我本身这个真相带到全世界,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呢?现在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但是当我一谈论起来,进入这个状态时,(一切)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还是历历在目。

我的那些……她们都是很好的人,那个王杰人缘很好啊,她是一个节目的主持人,在她单位里边。那个邹贵荣呢,她是一个大专生,她也是一个贤妻良母型的,就这样一个一个的,中国普普通通的这么一个想要做一个好人的人,就在这种迫害当中,就这么离开我了,阴阳两隔了。

这些都是我逃出来的勇气和动力。

扶摇: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尹丽萍:想要补充的就是,其实我在“铁链女”这件事情已经看到了中国人的决心。那些大学生啊,北大啊,或什么都站出来为“铁链女”这件事情在说话,我看到了中国人的希望,但是我也希望这些群体来关注一下新疆这些人,还有我们法轮功学员。

就在我谈论这个,此时此刻,他们还同样在经历着甚至比“铁链女”更加残酷的封闭式的关押和迫害。通过铁链女的事件,新疆的迫害还有法轮功学员遭到的等等的迫害……如果我们早一点能站出来,共产党可能早一点能解体。

來源:【大纪元2022年02月25日讯】

110 Comments

  1. I believe what you composed made a bunch of sense.
    But, what about this? what if you were to create a awesome
    post title? I am not suggesting your content isn’t good.,
    but what if you added a post title that makes people want more?
    I mean 比“铁链女”更惨,東北女生死劫 – Truth of China is kinda vanilla.
    You might look at Yahoo’s home page and note how they create news titles to get viewers to open the links.

    You might add a video or a picture or two to grab readers interested about everything’ve got to say.
    Just my opinion, it could bring your posts a little livelier.

  2. What you said was actually very reasonable.
    But, what about this? what if you composed a catchier post title?
    I ain’t saying your information isn’t good., however what if you added a title to maybe grab folk’s attention?
    I mean 比“铁链女”更惨,東北女生死劫 – Truth of China is kinda vanilla.
    You should glance at Yahoo’s home page and watch how
    they create article headlines to grab viewers interested.
    You might add a related video or a related picture or two to
    get readers interested about everything’ve
    written. Just my opinion, it might make your blog a little bit more interesting.

  3. I have to thank you for the efforts you have put in penning
    this blog. I really hope to view the same high-grade content
    from you in the future as well. In truth, your creative writing abilities has encouraged me to get my own site
    now 😉

  4. May I just say what a comfort to find somebody who truly knows what they are discussing on the
    net. You definitely understand how to bring an issue to light and make it
    important. A lot more people really need to read this and understand this side of the story.

    I was surprised you’re not more popular since you surely have the gift.

  5. Good day! I could have sworn I’ve visited this web site before but after browsing through many of the articles I realized it’s
    new to me. Anyhow, I’m definitely delighted I stumbled upon it and I’ll be bookmarking it and checking back often!

  6. Hi there, just became aware of your blog through Google,
    and found that it is truly informative. I’m gonna watch out for brussels.
    I will be grateful if you continue this in future. Lots of people will be benefited
    from your writing. Cheers!

  7. My programmer is trying to persuade me to move to .net from PHP.
    I have always disliked the idea because of the costs. But he’s tryiong
    none the less. I’ve been using WordPress on numerous websites for
    about a year and am worried about switching to another
    platform. I have heard good things about blogengine.net.
    Is there a way I can transfer all my wordpress posts into it?
    Any kind of help would be really appreciated!

  8. Heya terrific website! Does running a blog such
    as this require a large amount of work? I have absolutely no knowledge of coding however I had been hoping to start my own blog soon. Anyways, if you have any ideas
    or techniques for new blog owners please share. I understand this is off topic but I
    just wanted to ask. Many thanks!

  9. Wonderful blog! Do you have any tips and
    hints for aspiring writers? I’m planning to start my own site soon but I’m a little lost on everything.
    Would you suggest starting with a free platform like WordPress
    or go for a paid option? There are so many options out there that I’m
    totally overwhelmed .. Any suggestions? Thanks a lot!

  10. Nice blog right here! Also your web site so much up fast!

    What host are you the usage of? Can I get your affiliate link to your host?
    I want my site loaded up as fast as yours lol

  11. Hello would you mind letting me know which web host you’re working with?
    I’ve loaded your blog in 3 different browsers and I must
    say this blog loads a lot faster then most. Can you suggest a good web hosting provider at a honest price?
    Thanks, I appreciate it!

  12. What’s Happening i’m new to this, I stumbled upon this I have discovered It positively helpful and
    it has helped me out loads. I hope to give a contribution &
    assist other customers like its helped me. Great job.

  13. Very nice post. I just stumbled upon your weblog and wished to say that I have really
    enjoyed browsing your blog posts. After all I’ll be subscribing to your rss feed and I hope you write again soon!

  14. Hey there would you mind sharing which blog platform you’re working with?
    I’m going to start my own blog in the near future but I’m having a hard
    time selecting between BlogEngine/Wordpress/B2evolution and Drupal.

    The reason I ask is because your design and style seems
    different then most blogs and I’m looking for something completely unique.
    P.S My apologies for being off-topic but I had to ask!

  15. Oh my goodness! Incredible article dude! Thank you,
    However I am having problems with your RSS. I don’t know why I cannot
    subscribe to it. Is there anyone else getting identical RSS problems?
    Anyone that knows the answer will you kindly respond? Thanx!!

發佈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