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展面临5年刑期威胁 武汉家属驳当局指控

中共肺炎爆发后 因为武汉当局隐瞒疫情 张展只身一人赶往武汉报导当地灾情真相

亲身到武汉跟踪报导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肆虐期间当地民生状况的公民记者张展,在被羁押半年后传出消息,中共检方拟以“寻衅滋事罪”予以起诉并建议量刑5年,引发外界关注。

甘肃维权律师李大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他周一(11月9日)与张展母亲通话,她母亲没有透露张展在里面的详细情况,仅表示张展还在绝食。但可以想像得到,已经绝食几个月了,身体状况会是怎么样子。

早前有消息说,上海浦东新区检察院作为张展的公诉人,将要求法官对张展“寻衅滋事”案的建议刑期为5年。据中共《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有关寻衅滋事量刑为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对此,李大伟认为,“建议要判五年”,一般检察院是不会把这个刑期说出来的,这样写在起诉书上,这明显是一种恫吓,给张展施加压力的。

今年中共肺炎疫情在武汉首先爆发后,当局长期隐瞒导致疫情蔓延全球。上海女律师张展赶在封城前只身一人前往武汉,实地报导武汉疫情,揭露武汉当局众多掩藏的真相,打脸中共当局,于5月14日在武汉火车站附近被捕,一直被羁押在上海市浦东新区看守所。

六个月以来,张展在看守所中以绝食表达抗议至今,身体状况令人担忧。

对于张展案情的现状,李大伟认为,中共当局也处于两难之中,“要判吧,这个案子不同于其它案子,是因为武汉肺炎而起的,尤其张展是披露事实真相。现在中国政府也是因为武汉肺炎已经是四面受敌,成了孤家寡人了,大家都在谴责它,甚至要赔偿,在这个时候要把公民记者判了,无非是给自己找更大的麻烦。”

“不判吧,张展在里面绝食抗争,一步也不让,她的性格是这样。不让步,对方下不了台,就僵持住了。”

李大伟说,据他所知,国保或检察院提审张展的时候,张展连监舍门都不出,“她拒绝接受提审,听说如果开庭的话,她都拒绝到庭。她不承认中国有司法。”

李大伟了解到,张展的辩护律师现在只剩戴佩清一人,另一位律师闻宇10月底会见张展时已表明,因受到压力,不能继续代理此案。

李大伟透露,办案国保曾经威胁张展妈妈,声称张展在武汉时“编造谎言”:一是称政府对武汉市民进行核酸普筛时收费;二是说封城期间,小区保安给住户配送的是腐烂变质的蔬菜。

https://youtu.be/X3-10zo0A_c

受难者家属张海驳斥当局指控

对于当局对张展的指控,武汉受难者家属张海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对当局的说法一一驳斥。

张海说,当时他一直在武汉,武汉做核酸检测有收费,这并不是谣言。就因为在武汉做核酸检测收费,而他知道在深圳做核酸检测是免费,所以他一直等到离开武汉,回深圳才做了核酸检测。

关于武汉当时做核酸检测要收费的时候,张海说,他的第一个感觉就是,非常气愤,“为什么,因为地方政府瞒报,导致病毒的大爆发,在武汉的大爆发,但是你做核酸检测反而要收费,对这一点我感到特别气愤。”

关于武汉送烂菜的问题,张海回忆说,武汉封城后,有全国各地送来的爱心菜,但是武汉市地方政府,把爱心菜送到超市里面去(卖),他亲眼看到很多人发的视频,很多爱心菜都烂了,并没有送给当时因为武汉封城,生活物资很紧缺的人。

此外,张海说,他待在武汉很长的时间,都没有收到所谓的爱心菜,哪怕是烂的,都没有,但看到别人在微博发了帖说收的菜是烂的。

张海回忆说,那个时候因为封城、封小区,很多人不能出去,不得不买高价菜,对于一些人因为有渠道的、有关系,通过卖菜获得暴利二十多万,感到很愤怒。

张海的父亲因为当局瞒疫,于年初感染中共病毒不幸离世。张海曾发起设立罹难者纪念碑,但遭到打压。之后他多次提交控告或申请材料,向武汉政府和中共官员追责。

对于张展面临的遭遇,张海表示,他一定要为张展发声,因为道理很简单,“如果没有人出来,做证明,我相信不久,这个帽子就会落到我们这边,追责的人身上”。

“真正造谣的是武汉政府”

张海说,他始终认为,真正造谣的就是武汉市地方政府,特别是周先旺——现任的武汉市市长,当初发布“可防可控,不存在人传人”的消息,“这就是典型的造谣,这种就应该给他定罪,这种人就应该受到人民审判,这样才能给我们这些家属带来安慰。”

但是“现在是搞反了,这些造谣者,一点事都没有,说真话的人,反而被扣以造谣的罪名”。

张海说,现在很多罹难者家属都受到打压,不少家属考虑到家人、孩子不敢发声,但是心中是特别的愤恨,只能在家属群里面表达这种愤恨。

他自己也遭遇各种威胁、监控,并且对他和家人实行人脸识别。这让他非常气愤。但他对此也无所畏惧。

“我曾经跟他们很直率地说过,如果你们认为我有罪,你们就来抓我,如果我没有罪,你们搞这些东西,没用的。搞这些,所谓的很恐怖,我说我坚决不会吃你们这一套。换句话说,我如果不发声的话,到时候,无法给我父亲一个交代。所以,这就是我一直坚持发声的动力。”

發佈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