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常委分散逃命內幕被揭 疑「兩會狂歡」惹禍

北京時間:2020-07-01 06:15

七常委分散逃命內幕被揭 疑「兩會狂歡」惹禍

今年因疫情推遲兩個多月,雖然是封閉最嚴的兩會,但仍有人中招。(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FacebookTwitterEmail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01日訊】自北京疫情再次爆發後,中共7常委行蹤詭異,據分析,這些人分散外出逃疫去了。而這次北京疫情的爆發,禍起5月底中共舉行的「兩會狂歡」,導致與會的中共官員中招。

自6月以來,中共各地災難連連,中國26省區淹水,近幾天三峽大壩洩洪,淹沒整個宜昌,一路直衝南京,人員財產損失慘重,被沖走的、失蹤的和被電死的、淹死的人不計其數。

與此同時,北京的新一輪疫情大爆發,北京所有小區實行「嚴格封閉式管理」,有些甚至被封門封戶。重點人員禁止離京,省際客運停運。而且疫情已經蔓延中國多省。

然而,面對如此嚴峻的洪災、疫情,中共最高層的7常委幾乎很少公開露面,更未見他們到一線「親自指揮」,以穩住大局。甚至連最高層的常委會議也罕見取消。外界認為他們為了躲避瘟疫,已經分散逃命去了。

據新華社最新報導,6月29日,習近平主持了中共政治局會議,審議了「中共軍隊黨建條例」和「基層組織選舉條例」。報導沒有提供會議的圖片。黨媒央視也進行了報導,但沒有任何畫面,僅進行了文字報導。

時政評論人士鍾原在大紀元撰文說,這表明,中共政治局並未真正坐在一起開會,最大可能是召開了視頻「雲會議」,但不能公開畫面,否則就泄漏了中共高層不在北京的事實。同時,也證實中共政治局七常委已經分散躲避瘟疫,各自保命。

6月28日,李克強應該是刻意回到北京,主持召開了穩外貿工作座談會。韓正也戴口罩出席。

李克強6月24日曾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沒有看到畫面或圖片,央視也繼續以文字報導,可以斷定為視頻會議。

更重要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李克強都沒有現身,卻偏偏親自出席一個無關緊要的外貿工作座談會,這顯然是故意安排的露面,很可能是李克強親自要求露面。

6月30日,中共又要強推「港版國安法」,栗戰書不得不呆在京城參加人大會議,汪洋也曾不得不參加政協會議。李克強本來無需露面,卻故意拉著韓正露面,顯示存在感的涵義頗深。

文章認為,中共高層分散躲避瘟疫,並非不能理解。北京的疫情遠比人們想像的嚴重,真正的確診病例可能是公布數字的10倍,而且控制不了,很可能早在中共兩會期間就開始傳播了。

中共高層不敢公布實情,否則北京會炸鍋,中共高層只好自己默不作聲地離京了。

第二波瘟疫來襲,中南海守不住了!消息稱,中共高層已撤離。示意圖(Getty Images)

北京疫情自6月11日開始爆發,京城啟動戰時狀態,封閉所有小區,導致人心惶惶。

有消息稱,北京此波疫情爆發是兩會代表輸入,北京疫情在5月已經發現,代表們21日開會前已經按規定在北京隔離至少14天。但為了不讓執意要召開兩會的習近平背鍋,一直隱瞞,最後終於壓不住了,才公布出局部的數據。

文章分析說,5月下旬的中共全國兩會,本來就是中共當局轉移視線的絕佳機會。由於隱瞞疫情被國際追責索賠,國內也不時有反習的抗議聲浪,習近平壓力山大,所以讓數千代表冒著染疫風險進京開會。

現在看來,不止是數千代表需要冒著染疫風險進京開會,一眾中共高層也是冒死開會。中共兩會後,隨著北京疫情升級,北京專為領導階層服務的「301醫院」,6月24日凌晨,竟然發布「闢謠通告」稱,關於301醫院出現疫情的消息,望廣大網民不要聽信、不要傳謠。

官方主動站出來發通告,引發「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猜測。而於6月28日凌晨過世的中共人大代表申紀蘭,儘管中共聲稱她是胃癌晚期病亡。但消息稱,她是兩會期間感染中共病毒而死。先是住在301醫院,眼看不行了,才轉回她們當地。最後死在當地。

神秘的301醫院為中共高層的保健基地。( LIU JIN/AFP/Getty Images)

中共兩會是中共年度「政治生活大事」,通常在3月5日舉行,持續兩個多星期。有幾千名代表從全國各地來到北京參加討論,發表講話,舉行政治儀式。

過去30多年來,每年的中共兩會都是在3月固定舉行,連89年六四事件都沒有影響到。就是在2003年爆發SARS疫情時,兩會也照常進行。今年兩會推遲到5月底,引發各界關註。

1月29日,就有台媒引述消息稱,受武漢疫情影響,原訂於3月舉行的中共「兩會」是否延後召開,中共高層曾有過爭論。李克強的團隊要求全力抗擊疫情,「共赴國難」,推遲召開兩會。

而習近平起初並不想延期舉行中共兩會。因為畢竟每年的「兩會狂歡」是中共年度「政治生活大事」,因疫情推遲召開兩會,這對中共來說屬破天荒的不光彩記錄。無奈疫情確實兇猛,最終高層被迫同意兩會延期。

沒料到的是,由於受疫情影響,這次匆匆舉行的「兩會狂歡」,卻成了中共史上最「短命」(會期最短),也是封閉最嚴(拒絕境外記者)的一次兩會。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李泉)

發佈留言

*